祁冬涛:“习洪会”之后将再现官冷民热

祁冬涛:“习洪会”之后将再现官冷民热
能够预期的是,往后一段时间大陆的对台方针,将会清晰区别官方和非官方两个层次,并采纳截然相反的方针。 众所瞩意图习洪会完毕了,我们最注重的是两边谈判时,刚刚成为全党中心的习近平总书记 能够预期的是,往后一段时间大陆的对台方针,将会清晰区别官方和非官方两个层次,并采纳截然相反的方针。众所瞩意图“习洪会”完毕了,我们最注重的是两边谈判时,刚刚成为全党“中心”的中领导人总书记的说话,即媒体发布的“习六点”,由于这六点定见的内容将提醒大陆往后对台作业的方向和要点。在其时两岸官方联系越来越冷的局势下,“习六点”对两岸联系未来走向的重要意义显而易见。这六点定见尽管是在和国民党主席洪秀柱谈判时提出,但针对的目标首要并不是国民党,而是蔡英文政府和广阔的台湾民众,并且对两者的情绪和方针取向截然相反。整体来看,六点中的前两点,即“坚持表现一个我国准则的‘九二一致’”和“坚决对立‘台独’割裂实力及其活动”,是针对蔡英文政府讲的,是再次着重大陆为蔡英文政府在两岸官方沟通上设置的红绿灯。“九二一致”是确保两岸官方正常沟通的绿灯,而“台独”则是使两岸官方沟通堕入中止的红灯。尤其是,中领导人在第二点定见中,重复了自己在本年庆祝建党95周年“七一”说话中的“四个任何”,即“任何政党、任何人、任何时候、以任何方法进行割裂国家活动,都将遭到整体我国人民坚决对立”,这其实是针对蔡英文上台后,尽管表面临大陆不寻衅,但对内却静静听任各种“文明台独”、“柔性台独”活动的正告。后边的四点,即“推进两岸经济社会交融开展”、“一同宏扬中华文明”、“增进两岸同胞福祉”和“一同致力于完成中华民族巨大复兴”,都是对广阔台湾民众的友爱许诺和温情呼唤,和前面两点对蔡英文政府和台独实力的严峻正告构成鲜明对比。能够预期的是,往后一段时间大陆的对台方针,将会清晰区别官方和非官方两个层次,并采纳截然相反的方针。即对台湾官方持续施压,使两岸官方联系的温度持续朝着冰点下降;而对台湾民众,则经过改进各种方针来加大对他们的招引力,让两岸的民间沟通持续升温,终究构成官冷民热的局势。两岸联系中的官冷民热并不是第一次呈现,陈水扁执政时期其实便是典型的官冷民热局势。其时两岸联系的严重程度远超现在。尤其是陈水扁在第二任期深陷各种贪腐丑闻时,为保持深绿实力对自己的支撑而推进急进台独道路,不光使大陆政府不断提高反制办法,连美国政府都不得不出面向陈水扁施压,构成与大陆政府一同“共管台湾”的独特局势。即便两岸的官方联系如此严重、动乱,台湾民间与大陆沟通的热度却持续升温,台湾对大陆的出资、出口、旅行等方面持续增加。依据笔者一位搭档的研讨发现,2000年陈水扁上台今后,台湾对大陆的出资不光快速增加,并且在台湾对外出资总额中的占比更是逐年上升,由2000年的34%上升到2008年的71%。台湾对大陆的进出口贸易则在2002年由贸易逆差转为贸易顺差,并且尔后顺差总额逐年上升;另一方面,台湾对大陆出口额在台湾总出口额中的占比,也由2001年的26.6%上升到2008年的39%。和出资与出口相似,除了2003年“沙斯”(SARS, 我国称“非典”)时期以外,来大陆旅行的台湾人数在陈水扁执政时期也是高速增加。能够说,陈水扁的急进台独道路之所以终究被大多数台湾民众扔掉,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台湾民间对大陆的出资、出口和旅行等方面的持续增加。从某种意义上讲,两岸之间的官方联系是“体面”,民间联系则是“里子”。官方联系好,两边体面上美观,底子意图却是为了保证和促进民间联系这个“里子”,或者说是为了促进两岸民众的福祉,尤其是台湾民众的福祉。曩昔八年马英九执政时,两岸官方和民间联系俱佳,能够说是体面有光、里子也得了实惠。现在官方联系变差,体面上不美观了,但仍然能够尽力保持住里子,不要损害到两岸民众的福祉。体面和里子当然是互为条件、互相促进的,但从底子上讲,两岸民间联系这个里子更重要,由于长时间来看,它是影响两岸官方联系的决定性要素,这也是大陆长时间把争夺台湾民意作为完成和平统一的底子战略的原因。大陆政府和国民党假如能够守住里子,应该会像2008年国民党打败民进党相同,再次改变台湾内部政局,从头康复与大陆的杰出体面。“习六点”中的后边四点根本都是关于建造里子的定见,并且特别着重要“扩展底层民众参加面和获益面”、“开好处理两岸同胞尤其是底层民众需求的方剂,立异方法,深入底层,带动更多民众参加到两岸沟通中来”,针对的正是曩昔八年两岸沟通的“蛋糕”在台湾分配不均的问题,也是马英九政府和国民党被广为诟病的问题之一。曩昔八年的民间沟通热中,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应该引起注重,便是大陆人到台湾旅行、大陆的钱到台湾进行出资,在台湾的政治斗争和社会气氛中,往往构成正面作用隐而不彰、负面作用却沸反盈天的局势。而台湾人到大陆旅行和出资,在大陆却没有呈现这种状况。两岸的政治、媒体和社会文明的不同当然是构成这种不同的重要原因,但大陆因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经济体量极大而构成的巨大包容性,也是原因之一。在其时两岸的包容性不对称的局势下,其实大陆能够考虑实施单独扩展对台敞开的方针,不鼓舞大陆人和钱去台湾,但改进各种方针以招引更多台湾人在大陆旅行、学习、工作、出资、日子等等。乃至能够在与台湾的服贸和(未完成的)货贸协议中,挑一些有利于台湾底层民众的项目,在台湾立法院仍未经过这些协议的状况下,单独面实施更大程度的敞开和优惠,把本来是官方经济协议中的一部分,越过民进党政府而转化成朴实民间的联系。这样不光能让台湾底层民众更早获利,并且消解了民进党政府在两岸经济协议上做的“文章”,将其在两岸联系上的人物进一步边缘化。只需能持续扩展民间热度,官方之间冷一些问题不大,或者说,只需里子还在不断加强,体面上暂时萎缩一些并不可怕。其时国共两党和两岸民众所注重的,应该是怎么扫除体面的消极影响,一同把民间联系这个里子做大做强做好。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讨所研讨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